官方微信
净资产由正变负 飞乐音响或存“戴帽”风险
文章来源自:中国经营网
2019-05-28 17:46:18 阅读:8068
摘要飞乐音响一系列举动,即使是出于公司发展等原因,大股东频频为其提供真金白银的财务资助,都难脱“保壳”之嫌疑。

  “老八股”飞乐音响或将迎来“保壳”的危机。

  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600651.SH,以下简称“飞乐音响”)近日披露了上交所下发的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

  飞乐音响在2018年实现营收33.02亿元,同比下降39.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2.95亿元,同比下降6064.9%。除了经营不善之外,15.76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成为其巨亏的重要原因之一。

  问询函指出,飞乐音响2018年末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权益为4726万元,2019年3月31日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权益为-8352万元。上交所要求飞乐音响说明其净资产短时间内出现正负变化的原因。而相关规定显示,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被追溯重述后为负值,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经营、业绩等情况致电致函飞乐音响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经营不善的飞乐音响在过去6个月里,多次接受大股东的财务资助,涉及资金共计25.5亿元,近期也通过银行抵押贷款、出售资产等方式补充流动资金。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认为,飞乐音响一系列举动,即使是出于公司发展等原因,大股东频频为其提供真金白银的财务资助,都难脱“保壳”之嫌疑。飞乐音响净资产短时间发生较大正负变化应该与这些有密切关系,其主营业务仍然没有较大改善。

  “借钱”度日

  飞乐音响业绩颓势依然在延续。截至2019年3月底,飞乐音响实现营业收入7.81亿元,同比下滑1.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1亿元。同时,其货币资金从2018年末的8.18亿元骤降至2019年一季度的2.55亿元。

  同时,飞乐音响还因工程项目方面的应付款、应收款而被诸多诉讼缠身。据飞乐音响5月17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其累计新增诉讼(仲裁)金额共计3701.99万元,其中作为被告案件10例,涉及金额975.36万元。4月初,飞乐音响公布的累计诉讼涉案金额共计3.8亿元。另据披露,截至2018年末,未决诉讼增加致使飞乐音响负债期末余额3452万元,同比增长100%。

  经营状况颇为惨淡的飞乐音响,近期举债频频。

  5月15日,飞乐音响与其第一大股东上海仪电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之母公司上海仪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仪电集团”)以委托贷款的形式,向其提供1.4亿元和2.1亿元的财务资助,借款利率为固定利率4.35%,借款期限自2019年5月15日至2019年12月31日。同时,飞乐音响对该项财务资助无抵押或担保。

  据披露,在过去12个月里,仪电集团向飞乐音响累计提供了28.2亿元财务资助,而其中大部分是在近6个月中进行的。梳理飞乐音响公告可知,自2018年11月17日起至今的6个月里,仪电集团先后向飞乐音响提供了8次财务资助,涉及金额共计约25.5亿元。

  除了大股东的财务资助之外,飞乐音响也在尽力筹资。

  4月20日,飞乐音响公告称,公司与银行就银团组建意向已达成一致,拟组建30.3亿元的流动资金银团贷款,并签署相关的《银团贷款合同》,银团借款期限三年,贷款利率为同期人民银行贷款基准利率。同时,飞乐音响将其持有的上海华鑫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北京申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申安”)100%股权、上海亚明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亚明”)100%股权以及部分房产,提供质押担保。

  同时,上海亚明的全资子公司江苏亚明照明有限公司也以其自有房产进行抵押,向银行申请了为期一年的抵押贷款合计6000万元。

  此外,由于北京申安目前资金特别紧张,为了回笼资金,缓解资金紧张的状况,以1.43亿元的价格,向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北京申安联合有限公司转让其部分存货资产。据披露,第一期转让价款5725.83万元将在2019年12月31日前支付。

  不过,即便飞乐音响已自身难保,但当旗下公司面临危机时,还要出手相救。4月20日飞乐音响公告称,拟为全资子公司北京申安之境外全资子公司Inesa Europa Kft。提供为期2年的2700万欧元借款。

  并购“后遗症”

  飞乐音响走入如今境地与其此前两笔收购关系密切。

  2014年,已从最早的音响主业转向照明业务的飞乐音响斥资15.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北京申安,后者为大型LED照明解决方案提供商,其在城市照明工程综合服务方面拥有设计施工经验与项目成果。

  北京申安在2014年12月底并表完成后,飞乐音响的营收也从2014年的21.34亿元迅速膨胀至2015年的50.72亿元,同比增幅达137.65%。

  2015年,飞乐音响又以1.384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喜万年集团80%股权,拓展了国际市场,并由此定下了2016年实现70亿元销售收入的战略目标,而飞乐音响也在2016年完成了目标,实现营收71.78亿元,同比增幅为41.53%。

  其中,北京申安在业绩承诺期,即2014年至2016年间,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6亿元、2.47亿元、2.25亿元,实现率分别为100.29%、129.29%、83.18%。不过,飞乐音响表示,北京申安三年累计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6.08亿元,高于预测利润,完成了业绩承诺。

  但北京申安业绩下滑的趋势已开始显现。2017年,北京申安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9.52%,净利润仅有1473.28万元,同比下滑94.07%。

  类似的剧情也在喜万年集团身上上演。据披露,2016年、2017年间,喜万年集团实现持续经营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232万欧元、278万欧元,盈利能力下滑明显。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飞乐音响在2017年完成了喜万年集团剩余20%股权纳入囊中,实现了对后者100%控股。

  事实上,不只北京申安,飞乐音响旗下生产传统照明和LED通用照明产品的上海亚明,在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减少40.15%,实现净利润为-9500.65万元,同比大跌255.25%。

  2018年,飞乐音响业绩全面崩溃,上海亚明营业总收入5.57亿元,同比减少12.29%,净利润-1.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亏损6518.71万元。北京申安营业总收入2.64亿元,同比减少88.57%,净利润-11.16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7676.30%。飞乐音响未披露喜万年集团2018年具体经营数据,但明确表示“在全球各个大区的销售业绩未达到管理层的预期”。

  于是,飞乐音响将收购申安集团、喜万年集团形成的商誉10.95亿元和4.8亿元,合计15.75亿元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而这也成为飞乐音响2018年巨亏约33亿元的重要成因。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飞乐音响在收购喜万年集团的同时,以7.5亿元的价格将旗下汽车照明资产上海圣阑实业有限公司转让给了仪电集团。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5年间,该子公司业绩稳定,净利润分别为3491.19万元、4095万元、5114万元、5168万元。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