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雷士照明还有未来吗?
文章来源自:格隆汇
2019-05-17 17:59:41 阅读:23277
摘要如今,这个成长发迹于中国地区的龙头,大股东竟然要把它的中国区业务给卖掉,转而去发展海外的照明行业市场。

  在近日,雷士照明一则宣布拟出售中国区业务并扩张海外业务的公告引发了圈内投资者的关注。

  据公告称,公司正在对其中国区业务进行战略评估,并正与有限数量的潜在投资者进行磋商,以出售大部分中国区业务(预计将构成公司的非常重大的出售事项),并持续扩张海外业务。该等战略评估及磋商目前尚处于初步阶段,并未订立任何具体协议。公司谨此强调其对海外业务的长期投入,且由于拟议出售的参数尚未最终达成或确认,公司目前有意保留部分中国业务。

1.1.png

  对于雷士照明,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资本市场,大家都其都绝对不陌生,作为中国照明行业知名度和市场份额的龙头企业,单凭“雷士照明”这个金字招牌,其价值就超过250亿元人民币。

  但如今,这个成长发迹于中国地区的龙头,大股东竟然要把它的中国区业务给卖掉,转而去发展海外的照明行业市场。这种放弃优势地位显著的后方根据地去拓展充满不确定性且成本高昂的海外市场的决策,到底是野心勃勃,还是舍本逐末,还是另有意图?

  或者我们应该先来了解一下这几年来,雷士照明这个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几年股权纷争,荣光不复以往

  雷士照明算的上是一个非常有故事的公司,1998年,创始人吴长江联合其余两位高中同窗的投资人白手起家合伙在惠州创立了雷士照明。得益于改革春风红利,并且地处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东省,雷士照明在创业初期便一路翻倍式迅猛成长,在短短几年间便成长为国内知名照明企业龙头。

  2010年5月20日,雷士照明正式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上市后不久,为了扩张业务,吴长江开始陆续引入外部股东资本,并开始丧失第一大股东地位,谁知竟然是引狼入室,自此,雷士照明便开始陷入了持久而复杂的股权纷争局面。

  随着先后几轮宫斗大戏式的股权争夺乱战,吴长江驱虎吞狼反被虎噬,最终不但丧失了公司股权和财富,还沦为阶下囚,其中过程曲折复杂,结局令人扼腕叹息,成为了资本市场上一个教科书式的股权斗争案例,具体过程情节在此略过。

  2014年8月,随着吴长江被逐出,王冬雷担任雷士照明公司的替代董事及代理首席执行官,雷士照明长达数年的股权争夺纷争才最终画下句号。

  然而,在王冬雷的时代,雷士照明似乎也没有如理想中的美好,虽然2015年至2017年的业绩再次回到正轨,并扭亏为盈利,但再无刚上市时的盈利水平。

  2018年,雷士照明的业绩上演大变脸,虽然实现销售49.05亿元,同比增加了20.7%,但公司2018年税前利润6313.9万元,比2017年4.36亿元大幅减少了85.5%,净利润3.02亿元,同比减少8.83%。而对比去年的数据,2017年净利润1.79亿元,同比增加39.81%,无论是净利润还是税前利润,2018年的成绩表现均非常不理想。

1.2.png

  同时,企业及其他未分配费用为9.75亿,同比上涨22.92%,其他应收款减值3.2亿元,财务担保合同的拨备损失为1.52亿元。计入合并损益表的折旧与摊销为9981.8万元,同比上涨13.63%。

  高溢价收购新大股东曾经的资产,徒增15亿巨额商誉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开始,公司频频兼并收购及投资。分别以8.53亿元现金收购罗曼国际所持蔚蓝芯光的全部股权、8.9亿元购买怡迅(香港)光电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另外,公司分别斥资1千万成立雷云光电、雷士靓家等。这不但使得公司在2018年度徒增15亿的巨额商誉,达18.06亿元人民币,同时也使得公司的流动负债迅猛暴涨,2018年公司的流动负债39.74亿元,比2017年大增了19.3亿元,这无疑是非常激进的做法。

1.3.png

  (来源:wind)

  据格隆汇通过深入调查发现,雷士照明说高溢价并购进来的罗曼国际所持蔚蓝芯光以及怡迅的100%股权,背后均竟然大股东德豪润达的身影,并且交易估值溢价情况令人不解。

  据天眼查,蔚蓝芯光原来是德豪润达旗下的公司,在2017年6月27日股权变更为香港蔚蓝芯光贸易有限公司。

1.4.png

  (来源:天眼查)

  据雷士照明的收购公告,罗曼国际当时收购蔚蓝芯光100%股权的原本总成本仅为50万港元。

1.5.png

  (来源:雷士照明公司公告)

  而1年后,雷士照明的竟然要花8.53亿元现金收购罗曼国际持有的蔚蓝芯光100%股权,这背后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和秘密?

  怡迅公司也曾是德豪润达的全资子公司,原名德豪(香港)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在2016年以1.9亿元连带3.77亿元欠德豪润达母公司的账款一起转让给瑞玉中国高科(6.020,-0.06,-0.99%)(维权)技产业投资基金(Jadestone China High-technology Industry Investment Fund LP)。

  不过非常令人不解的是,据当时的资产评估,在评估基准日2016年9月30日,香港德豪光电经审计后单体报表净资产账面值为-223.07万元,采用资产基础法的评估值为2,202.82万元,评估增值2,425.89万元,增值率1,087.50%。经审计账面资产为负540.76万元,而采用收益法评估的估值为1.9亿元,增值36.13倍!而且更奇怪的,买家瑞玉基金是连同标的公司欠德豪润达母公司的关联交易欠款3.77亿元一起兑付。合计共付出了5.67亿元,溢价可谓又翻了不知多少倍。瑞玉基金为何会如此夸张的溢价收购个成绩平平的资产,背后究竟怎样的关系和原因,实在令人生疑。

1.6.png

  (来源:德豪润达公司公告)

  而现在,在新大股东王冬雷上位之后,他又通过雷士照明把此前让出去的这两家公司又高溢价打包买回来,他的葫芦里到底埋的是什么药?

  且不提上述种种疑点,雷士照明公司外聘核数师就雷士照明2018年的合并财务报表在独立核数师报告中发出保留意见。保留意见基础为该集团其他应收款项减值及关于财务担保合约的不确定性、财务担保合约损失拨备,或者这其中也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问题。

  德豪润达遭遇诸多问题,王冬雷股份被冻结

  而另一方面,现任大股东王冬雷旗下的A股公司德豪润达也在遭受诸多问题。

  2018年德豪润达的财报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40.01亿元,同比减少4.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1亿元,比上年有所缩小。但实际上,公司的实际状况更加糟糕,其营业利润已经连续7年亏损,并且有持续放大趋势。

1.7.png

  (来源:wind)

  因2017年、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深交所对公司股票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德豪润达”变更为“*ST德豪(1.850,-0.02,-1.07%)”。

  不仅如此,大股东王冬雷旗下的芜湖德豪投资有限公司所持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02%)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司候冻结。

  目前,王冬雷已辞任雷士照明首席执行官,并宣布委任陈剑瑢为首席执行官,李华亭亦已辞任非执行董事。

  紧随其后,3月1日雷士照明公告称,该公司董事会最近获悉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对德豪润达、王冬雷及李华亭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王冬雷现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并兼任德豪润达董事长。李华亭为公司前任非执行董事,并曾任德豪润达总经理。

  根据广东证监局出具之第[2019]1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基于对德豪润达开展之现场检查,广东证监局决定就德豪润达违反中国公司法及中国证监会若干监管规则之行为向其出具警示函,包括有关所收到政府补贴、关联方交易及被划扣募集资金之若干信息披露规定;有关变更募集资金用途之若干审批及信息披露规定;有关董事会及监事会换届选举之若干规定;及有关内幕消息知情人登记管理之若干规定。

  从德豪润达公司的近几年的往历可以看出,王冬雷对资本运作确实是不折不扣的嗜好。在德豪润达的近10年来,共有20次的资本并购事件,而根据其2018年财报显示的参股公司中,竟然有高达45家参股或控股子公司。而尤为奇怪的是,在wind上显示已公布经营状况的其中12家子公司业绩数据中,仅有1家为盈利,其余11家均为不同程度的亏损。

1.8.png

  (来源:wind)

  卖掉制造中国区核心资产,雷士照明的未来在哪里?

  回归到雷士照明方面,抛开一切官方的回应,如果从某种程度看,雷士照明或者与目前的德豪润达遭遇有共同之处,目前也同样在面临类似的困局。

  雷士照明出售中国区业务的计划其实早在去年就有公布,时间回溯到2018年3月,雷士照明公告称,公司与订约方德豪润达及王冬雷先生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框架协议,据此,受限于具体协议的签订,公司有意向德豪润达及王冬雷先生直接或间接出售公司国内照明产品制造业务,其包括但不限于惠州雷士的全部股本。

  随后,德豪润达逐步启动收购雷士照明旗下雷士光电,即“雷士”品牌中国区域照明类核心资产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交易预计作价40亿元。

  虽然雷士照明已是大股东王冬雷的囊中之物,收购雷士照明的资产犹如左手倒右手,但其中总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

  而这一次,王冬雷又把目光放在了雷士照明的中国区业务,虽尚未落实,但从公告表述和其往历看,或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王冬雷入主雷士照明以来,给雷士照明带来了什么?如果从财报结果看,是:净利由盈转亏亏损3.28亿元,高达15亿的巨额商誉、连年激增超过20亿的流动负债,以及目前已经不能覆盖短期到期借贷成本的高度绷紧的资金流压力(2018年底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9.3亿,而1年内到期的短期借贷及长期借贷当期到期部分合计10.65亿)。

  而从趋势看,王冬雷还要把雷士照明的核心资产逐一拆下卖掉,其中买方还包括其自己的。

  很明显,对于雷士照明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的迹象。

  根据雷士照明资料显示,雷士照明在国内拥有4大制造基地、2个国际标准化研发中心和国家认可实验室、38家运营中心、3800多家品牌专卖店,在国内是无人不知的第一梯队照明品牌龙头,2018年的品牌价值就值257.66亿元,已经连续七年占据中国照明行业榜首。

  2018年,雷士照明中国区的总销售收入36.2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1%,其中毛利12.43亿元,毛利率34.3%;中国区营收占总营收的74%;海外销售收入12.76亿元,同比小幅增长1.8%,其中毛利2.35亿,毛利率18.4%。

1.9.png

  (来源:雷士照明2018年财报)

  可见无论是品牌价值,还是营收利润贡献,中国地区才是雷士照明业务优势最为突出的主场,海外业务的增长表现并不如想象中好。

  同时,据申万宏源(4.750,-0.01,-0.21%)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区在全球LED照明市场份额占据22%,并且中国的LED照明行业规模增速也远大于国际市场,并且目前国内LED通用照明行业集中度仍然较低,欧普、雷士、阳光、佛山和三雄五家市场集中度不超过15%,其中每家市占率都在5%以下,可见过国内的市场无论哪一方面都处于增长潜力非常可观的阶段。

  而现在,大股东王冬雷竟然要把雷士照明把赖以发展的核心资产和根据地完全抛掉,转去拓展充满不确性的海外市场,这算不算舍本逐末?这真的会是一个好的决策吗?

  2012年,在国内照明行业中,雷士照明的营收排名第一,但随着近几年来雷士照明陷入股权内斗,其他竞争品牌确实在迅猛增长,陆续反超,在2014年欧普照明(33.400,-0.19,-0.57%)的营业收入首次反超雷士照明之后,持续维持领先,目前已经超出雷士照明一大截。同时,曾经的老三也在2015年开始也超越了雷士照明。

2.1.png

  (来源:申万宏源研报)

  从行业竞争对手的快速成长可以验证,中国的照明市场其实真的很有前景。而雷士照明的逐年沦落,不复往日荣光,明显也不是国内市场不行,照明行业不行,更多的应该是自身的原因。

  而现在如果真把中国区的业务都抛掉,且不论这其中的运作背后大股东有怎样的问题,对雷士照明而言,或明显不是好事情。

  起码,如果把核心资产都抛掉了,除了目前一堆账面问题外,雷士照明还能剩下什么?它的未来又在哪里?

此文章有价值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返回顶部